<ins id='4r6iq'></ins><dl id='4r6iq'></dl>

  1. <fieldset id='4r6iq'></fieldset>
  2. <tr id='4r6iq'><strong id='4r6iq'></strong><small id='4r6iq'></small><button id='4r6iq'></button><li id='4r6iq'><noscript id='4r6iq'><big id='4r6iq'></big><dt id='4r6i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4r6iq'><table id='4r6iq'><blockquote id='4r6iq'><tbody id='4r6i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4r6iq'></u><kbd id='4r6iq'><kbd id='4r6iq'></kbd></kbd>
  3. <i id='4r6iq'><div id='4r6iq'><ins id='4r6iq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span id='4r6iq'></span>

    1. <i id='4r6iq'></i>
      <acronym id='4r6iq'><em id='4r6iq'></em><td id='4r6iq'><div id='4r6i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4r6iq'><big id='4r6iq'><big id='4r6iq'></big><legend id='4r6i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code id='4r6iq'><strong id='4r6iq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奇幻片

          • 陰陽過魂路

            打紙人陳林峰、趙軒、孫興三個人躲在圖書館樓側的角落中,死死地盯著路口。圖書館前的小路上陰風陣陣,不時卷起樹上的殘葉,氣氛有些詭異。趙軒低聲問:“陳林峰,是這裡嗎?&

  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• 頭七鬼故事之燒

            沈傢是城裡數一數二的大戶,新主人是沈旭東,他的父親不久前剛過世,他是沈傢的獨子,毫無疑問地繼承瞭父親的遺產,也住到瞭父親郊外的豪華別墅裡。這天是他父親的頭七,晚上沈旭東拎著一大

  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• 恐怖鬼故事之來客

            第一個闖入者這是一間普通的小店,但卻有它不普通的一面,隻是進店的人都沒有發現這一點。當一位臉色蒼白的中年婦女闖進來的時候,店員小李正在櫃臺後面一臉微笑地站著。誰看到那微笑,都會

            2020-06-12

          • 恐怖故事:血腥切割機

            紅姨是我媽的朋友,具體她姓什麼,我已記不清,隻知道媽媽總是叫她小紅、小紅,所以我就叫她紅姨。小時候,媽媽經常帶我到紅姨傢中作客,紅姨對我很熱情,照顧很周到。這個故事,就是她親口

            2020-06-12

          • 三號病區

            阿海又聽到瞭那個聲音,像是有人拿著指甲輕輕刮著玻璃,吱吱拉拉的。接著便是有什麼東西在輕輕呼氣,一下又一下響在耳邊。他睜開眼,坐起身望著窗外。整個病房靜靜的,窗外有風吹著樹枝輕輕

  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• 詭考試

            韋亮無精打采的走在去學校的路上,今天又是惱人的期中考試,昨晚就沒睡好,整夜忙著做小抄,說到底韋亮的成績就是班級的吊車尾。平時在班級,除瞭與一般不學無術的班級的尾巴混的人緣不錯,

  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• 午夜拉面店

            張二傻深深的打瞭一個哈欠,因為工作沒有完成,所以晚上被老板留下來加班,不幸的還有王麻子。“瞧我這背啊,累的都伸不直瞭!二傻,都是你害的!”王麻子埋怨道。

  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• 短篇鬼故事:《女鬼》

            領路蔣子丹那年深秋,我的朋友烏雲在青海的寺廟中生瞭重病。為瞭救她性命,寺廟的旺堆活佛決定趕在大雪封山之前送她出山。但是,一行人在風雪中迷瞭路。在青藏高原旅行過的人,都知道在山野

  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• 別輕易和人結怨

            我的同事小李得瞭癌癥去世瞭,他與我曾結過怨,我們一起競選辦公室主任一職,投票定輸贏,他比我少三票結果輸瞭,他非常生氣,到處說我壞話,壞話傳到我耳裡,我就和他吵瞭一架,從那以後他

  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• 枯井裡的表弟

            衛豪緩慢地走在這條蕭瑟破敗的鄉間小路上,十多年來,這是他第一次回到這個窮山溝裡的小村莊。如果不是因為外公去世,他也許永遠都不會再來到這個地方。因為隻要想到這裡,他就會想起嚴厲的

            2020-05-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