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u1jjj'><strong id='u1jjj'></strong><small id='u1jjj'></small><button id='u1jjj'></button><li id='u1jjj'><noscript id='u1jjj'><big id='u1jjj'></big><dt id='u1jjj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u1jjj'><table id='u1jjj'><blockquote id='u1jjj'><tbody id='u1jjj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u1jjj'></u><kbd id='u1jjj'><kbd id='u1jjj'></kbd></kbd>
      1. <i id='u1jjj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u1jjj'><strong id='u1jjj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u1jjj'><em id='u1jjj'></em><td id='u1jjj'><div id='u1jjj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u1jjj'><big id='u1jjj'><big id='u1jjj'></big><legend id='u1jjj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dl id='u1jjj'></dl>
            <ins id='u1jjj'></ins>
          1. <span id='u1jjj'></span>

          2. <fieldset id='u1jjj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i id='u1jjj'><div id='u1jjj'><ins id='u1jjj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都市怪談之秘城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国产人成视频在线视频_国产人妻色色网_国产人妻少妇精品视频

            這個世界上可怕的秘密,不是一個人的秘密,不是一個傢族的秘密,而是一座城市的秘密。
                整個B市最有名的不是工業,不是商業,也不是娛樂業,這個在地圖上幾乎找不到的小城市最有名的行業,是在外地人眼裡看著最不吉利的——喪葬業。因為喪葬業的發達,所以全國流行著這樣一句話,生在A城是幸。死在B市是福。
                而我就生活在這樣一個並不吉利,而且詭異的城市。
                1
                何素年來的時候天已經很黑瞭。晚上八點鐘,長街上隔著十幾米才有一盞路燈亮著,剩下能發光的東西隻有墻上泛著冷光燈的奠、葬、殯這樣的字眼。看到穿著黑色上衣的何素年,我忙打開店門,一股穿堂風一下就從門外刮瞭進來,幾乎要把人吹倒。
                看到我在門口,何素年並不高興,口氣惡劣地道:“你知不知道現在幾點瞭,怎麼還在店裡,要錢不要命是不是,”
                看著何素年的臉。我怯懦道:“我本來已經要關門瞭,可是、可是最後一個客人一定要把貴人送進來,所以……”我的話還沒說完,何素年的臉就一黑,在殯葬這個行當裡,服務的就是被送來需要我們進行殯葬一條龍服務的死者,而這樣能給我們帶來錢財的死者,被我們稱為貴人。
                沒有再理會我,何素年推門進瞭店,這傢名叫往生的店在整條殯葬街並不算什麼,不大不小,坐落在整條街最深的巷子裡。跟著何素年一起到放置貴人的後院,才死的貴人躺在床上,客人來的時候並沒說貴人的死因,按頭和屍體的扭曲程度來看,應該是車禍,又或許是別的意外死亡。
                看瞭一眼貴人,何素年道:“客人留下什麼話瞭嗎?”
                看著何素年的背影我道:“客人隻說他是外地的,所以並不方便總來,喪葬的事宜全權交給我們。已經付瞭最高規格的定金。”說著。我把客人留下的支票遞給瞭何素年。
                之所以這樣晚還接下這樣一單生意不僅僅是因為好賺,也是因為我有私心想要何素年來接我。我不知道何素年和我的關系要怎麼形容,亦師亦友?他10歲那年在B市撿到瞭我,之後就這麼帶著我一起生活,直到開瞭這傢喪葬用品店,有的時候我覺得他是父親。但是更希望他是那個會陪在我身邊一輩子都不離開的戀人。
                收下支票,沒有理會那具已經沒瞭一點氣息的屍體。何素年帶我離開往生。
                順著整條殯葬一條街往外走,如果你第一次來或許你會迷路。因為即使你出瞭這條街看到的東西也都是和殯葬業有關的,看陰宅的。測下葬日期、寫碑文、挽聯,可以說整個B市的人幾乎都是靠著死人活著的。
                跟著何素年坐上公車的時候,冬天的晚上公車上並沒有太多的人,但是車廂靠後的地方卻放瞭很多紙人。守著這些紙人的是一個上瞭年紀的大爺。如果一個外地人在公車上看到這樣一幕一定會嚇死,但作為一個B市的人,對這樣滿車紙人的場景已經見怪不怪。
                回傢的路上,何素年都沒說一句話。我也像往常一樣跟在何素年身邊,最近這些日子何素年的心情都不好,這其中的原因就是——他在這個世上除瞭我唯一的親人,即將和他結婚的女孩失蹤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回到傢。換下那一身接待賓客的黑衣服。我找瞭印著碎花的裙子換好,就端著食物去瞭陽臺。漆黑的夜裡,黑貓的眼睛散著一股綠色的光,讓人看瞭不寒而栗。可是這樣一雙眼睛卻是我喜歡的。帶著霸氣憂鬱的眼睛就像何素年一樣,因為這雙眼睛,我從街上帶回瞭這隻流浪貓。
                而這隻貓也沒有讓我失望。有人說貓是一種神奇的動物,雖然不會忠誠於主人,但是卻可以按照主人的心思去做一切主人所想卻不敢做的事情。